谈谈潮汕俗语中蕴含的法律文化

 新闻     |      2019-03-15 07:56

力匕

林允源 | 文

阝 勹

廴 匚

潮汕俗语,通常包括潮汕谚语、俚语、惯用语和口头常用语等,是潮汕人民在千百年来的劳动和生活实践中创造、流传下来的,它言简意赅,一句之中包含许多内容,具有哲理性、经验性、讥喻性和实践性,在语音音乐美的塑造、语义取譬的事物上又具有鲜明的方言和地方特色。近期笔者在阅读有关潮汕俗语方面的书籍时,留意到一些俗语所蕴含的法律文化及体现的法律精神,读之心有所感——正如张洪林教授在其主编的《潮汕法律文化研究》一书中写到的,“如果我们留意在潮汕地区富有神韵的潮汕话当中,以通俗易懂而又饱含深意的俗语歌谣所反映出的爱憎情感,会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潮汕地区法律文化的魅力以及潮汕人对理想秩序的追求”,现试举几例,以飨读者。

不怕官,只怕管,最怕乡规加竹槌

潮汕民众具有强烈的家族意识、宗族聚居和宗派意识,因此宗庙祠堂、家法长老在潮汕一些村镇(潮汕地区)必不可少。彼时潮汕的乡规民约首先通过宗族加以强化其约束功能,乡间宗族通过建宗祠、修族谱、立家训、订乡约族规等形式,来凝聚宗族的集体主义意识,进而实现对全族的统辖管理。乡规民约首先在宗族内适用,因此一般是道德的律法化,是民间效仿国家律法的具体体现,乡约族规成为潮汕地区当然有效的法律秩序规范。在封建社会里,一些地方官员亦十分重视乡规族约的规范作用,如万历年间澄海县令王嘉忠,在其《地方事宜议》中即要求全县境内各宗族必须将乡约以通俗易懂的文字张贴在公共场所给乡民看,以引导乡民遵守公约。

这句俗语突出反映了潮汕乡规民约对人们的制约作用。乡规民约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适应着当时社会形势的需要,起着一定的积极作用;而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氏族中的封建族规、乡约,其与社会发展不相适应的糟粕,被人们摒弃而淡化,与国法相悖的族权被废除,但是对社会发展尚可承延的,如睦相邻、敦友谊、兴学育才、扶贫恤孤、爱国爱家等美德,则被新的公约所采纳,得到发扬。

有千年池厝渡, 训练无百年郑大进

这句俗语是潮汕地区家喻户晓的劝和名言,其出自清代廉吏郑大进之口。郑大进(1709~1782),字誉捷,号谦基,又号退谷,揭阳县梅岗都山尾村(今属揭东区玉滘镇)人。郑大进是清雍乾盛间一位有才华、有经济头脑、很有改革精神的实干家。

康乾年间揭阳县的山尾村和池厝渡村因为村界纠纷而发生宗族械斗,积怨颇深。山尾村请身为朝廷高官、位居直隶总督的本村官员郑大进出面做主,而身为高官的郑大进并未仗势欺人。他请来了池厝渡的父老乡亲,诚恳而谦虚地劝说道:“诸位父老,俗语说,远亲不如近邻,我们山尾村与池厝渡村是毗邻,应该以和睦为重,谁知却是如此结怨,若是冤冤相报,何时才算尽头?山尾村的父老也不要以为今日我大进能有一官半职,便可以仗势欺人,须知道:有千年池厝渡,无百年郑大进啊。报得了一时之仇,保不了终世之安。”众人听罢,颇为感动,遂积怨顿消,自此和睦团结如家人。

这一俗语充分反映了中国传统法律文化“和谐之美”的精神主旨,在构建和谐社会的当代,其蕴含的精神内涵对于构建家庭和谐、邻里和谐、社会和谐具有重要的意义。

私盐无担贼无做(私盐莫担贼莫做)

这句俗语的典源是这样的:传说民国初期的一天,潮安县彩塘镇下尾沈乡一个叫沈阿茄的青年农民正在田间劳作,忽然有人急匆匆跑来告诉他:“阿茄,快跑!官府派兵来掠你了!”沈阿茄抬望眼,坦荡荡地说:“我私盐无担贼无做,怕什么官府?”说罢,依旧埋头耕他的田。尽管,沈阿茄是清白的,但他却无端被官府抓走,陷入冤枉门。沈阿茄的冤案无人记起,但他随口而出的“私盐无担贼无做”这句话却被广为流传,终成俗语。

这句俗语是清白人自信的誓言或人们在自辩清白时的誓言。旧时,没有政治犯和思想犯,偷担私盐、走漏税收或偷盗东西已属罪错不轻的案犯,这两件事不沾边,足可证明自己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这句俗语也有“私盐莫担贼莫做”的版本,可解读为:“不去干偷担私盐和盗窃人家财物的坏事”,表示决心要做一个遵纪守法,清清白白的好人。

溪沙坝看做自己业

“坝”在潮语中的意思是“沙滩”,“溪沙坝”指的是江河的沙滩。

“溪沙坝看做自己业”这句俗语的出处来源于这样一则故事:古时候,韩江边有一片处女地,先后从各地来了几户人家驻扎拓殖。这几户人家互相帮助和睦相处。后来,又来了一户人家,户主某甲,性情孤僻,自私任性。

某甲一家住下不久,就用木桩围了一大片溪沙坝,视作自己的田园,神圣不可侵犯,连邻家小孩到这片溪沙坝上摸蚬也被他喝叱赶走。某甲一家在这片溪沙坝开垦种植,先在这里扎根的几户人家认为某甲新来乍到,不了解这里的天时地利,就好心地劝告他,溪沙坝是溢洪之地,不宜种植。某甲认为是人们不怀好意,嫉妒他,把人们的好言当作耳边风,一意孤行。

正当某甲沾沾自喜溪沙坝一派翠绿欣欣向荣之时,一场百年一遇的大暴雨让溪沙坝变成汪洋,暴歇水退之时,溪沙坝上的绿色已荡然无存,某甲欲哭无泪,后悔莫及。人们在同情他之余,亦用此句俗语对他自私固执的秉性予以抨击、讥讽。

“溪沙坝看做自己业”的喻义,是形容那些侵占公共利益的行为,“溪沙坝”借代公众产业,把天地中的“溪沙坝”竟然看作是自己的私人产业,极具讽刺意味。

作者:林允源(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