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会武功,江湖显神通

 联系方式     |      2019-03-15 13:40

江湖上的人,习惯喝点酒,然后用剑说话。

说到江湖味十足的诗词,我最先想到的是民国一帅汪精卫的这首小诗:

慷慨歌燕市,从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汪精卫是个充满江湖气息的美男子,他给少年的我造成了极大的困惑,我当时就是想啊,这家伙真牛,不仅可以填海,还可以卖国。

剑未佩妥,出门已是江湖。

古诗人里面,最具江湖气、侠客情的非国民诗仙李太白先生莫属了。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李白《侠客行》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当朝揖高义,举世称英雄。 ——李白《赠从兄襄阳少府皓》

李白的诗、酒、剑堪称大唐三绝,盛唐最美的回忆,一半在他的诗里,另一半在他的剑和酒里。

一个文武兼济的侠士,满腔壮志豪情,本想高居庙堂、指点江山,不料流落江湖、满腹牢骚。

忧郁或开怀的时候,李白总喜欢喝点酒,借着微醺的酒力,随意舞起佩剑,那种豪迈与飘逸,全部被他写到了诗里。

骑最快的马,爬最陡的坡,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说最狂的话,写最屌的诗,舞最利的剑,削最狠的人……李白绝对是唐诗江湖里最狂傲的大侠。

侠之大者,国士无双。

南宋的陆游是个颇具江湖气息的文化人,他在《金错刀行》中写道:

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窗扉出光芒。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京华结交尽奇士,意气相期共生死。千年史册耻无名,一片丹心报天子。尔来从军天汉滨,南山晓雪玉嶙峋。呜呼!楚虽三户能亡秦,岂能有堂堂中国空无人。

陆放翁是个不安分的人,写词只是他的表面工作,他的真实身份是一名爱国者,一举灭金,北定中原,是他的毕生理想。

放翁的九千多首诗词里,总能听到他的呼喊。

山河破碎,却无人补,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驱除鞑虏,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故土。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哀我大宋,何日复国?

陆务观与辛弃疾一样,都是词中侠士,他们是宋朝最有文化的矜持与执拗。

佛舍,殿堂,有的人在禅房里舞剑,有的人在宫阙里拜佛。

唐末乱世出了一个叫贯休的奇和尚,他诗画双绝,饱读经卷,却留恋功名。为了晋见吴越王钱镠,贯休写了一首气势如虹的江湖诗,曰《献钱尚父》,引用两句:

贵逼人来不自由,龙翔凤翥势难收。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一剑霜寒十四州”,霸气外露,让人心内不由生起一股寒意与豪气。

心虽不在红尘,身却流落江湖,才华不允许低调,豪情只想登高。僧人只是贯休的外表,他的本质是想率领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封个万户侯。

豪情冲霄上,登高望,江山万里何苍茫!

好男儿,岂惧青山葬。执节堂堂,以守四方。

挽天河之水兮洗我刀枪。金戈铁马,万里鹰扬。

开疆拓土,虎踞龙骧。粉身碎骨,归报君王。

红尘,青楼,别有一番江湖。

那个春风沉醉的夜晚,大诗人杜牧又一次迷失在了江南,不禁遣怀一首:

落魄江南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同样的江湖,有的人喝酒拔剑斗狠,有的人喝酒写诗调情;有的江湖热血澎湃,有的江湖悱恻缠绵。

诗剑堪娱乐,江湖一书生。但识狂歌客,何须问姓名。

杜牧的江湖在美人的笑语嫣然里,那里莺歌燕舞,那里青楼梦好,那里儿女情长。

但梦终归是会醒来的。

黄泉,紫陌;碧落,红尘。 原来每一种,都是幻灭。

江湖是个名利场,江湖是面哈哈镜。

江湖里有征伐与厮杀:

沧海龙战血玄黄,披发长歌染大荒。 易水萧萧人去也,一轮明月白如霜。

江湖里有愧疚与逃避:

不是平生惯负恩,珠峰遥望自沉吟。此身只合江湖老,愧对嫦娥一片心。

江湖里更有妄诞与吹嘘: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颠。一饮江河尽,再饮日月淹。千杯醉不倒,唯我酒中仙。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唯有从容自若,平心静气,才能做一个优雅的美男子。

青山相待,白云相爱。

梦不到紫罗袍共黄金带。

一茅斋,野花开,管甚谁家兴废谁成败。

陋巷单瓢亦乐哉。

贫,气不改!达,志不改!